饺子

一个无趣的家伙

伴生(gl)

她们是青梅。





年长的是温顾,温故而知新之意,年幼的是顾文,文雅舒柔之意。





自从被作为护士的母亲带去了医院一趟后,顾文就被院里的神仙姐姐给勾走了神魄,从无恶不作的捣蛋王成了乖巧听话的小跟班,被温顾管得服服帖帖的。





温顾当年正好十五岁,留着齐腰的青丝,有着林妹妹的病容美颜,虽然没有穿着仙气的白裙子,却也能将一身蓝白条病号服穿出出尘的气质来。





十一岁的顾文最爱美人,自言道色令昏君者,非她莫属也,不过她没那君王的威严,也没历史上唯一一位女帝的才华,有的只是察言观色的敏锐,外加点小聪明。





直至今日,温顾还是喜欢拿这话题来调侃顾文。





“听闻你自称色令昏君者,是君呢,还是那美色呢?”





顾文拿起勺中的粥,放置唇边吹了吹,送入美人口中堵住了她的嘴。





“你是美色,我为君王。”





温顾眨眨眼,眼角微眯起,似笑非笑。





“没白裙子的落尘仙子,与没黄袍加身的无才君王,我能言绝配否?”顾文笑着用毛巾仔细擦了擦她嘴边溢出的一点汁水,浅褐色的眸子里似是含着汪温水,望着温顾的目光温柔而缠绵。





可惜这没才华的君王拦不住欲乘风而去的仙女啊。





窗外,褪去了青涩的黄叶红枫,在瑟瑟秋风中发出簌簌的声响。





她们是恋人。





双向恋慕,彼此知晓,心意相通,却无人感开口划破这友人的界线。





在那个青涩的夏季还未离去前,在学院举办的离别晚会上,顾文为自己心爱的仙女弹了曲《越人歌》,她唱着“山有木兮木有枝”,不再稚嫩的少女音带着几分无奈与悲凉,台下的人都安静地聆听着,没人敢出声惊扰。





无人知晓,观众台上,有个的人擦着眼角的泪,用嘶哑的声音低低与她合音。





“心悦君兮君不知……”





我早知,你亦是。





但痴人说的梦话总归无法信。





在同学助兴里喝了点酒的顾文灵巧地走到温顾背后,一把抱住了她,笑眯眯地说自己抓住了从天上掉下的仙女。





带着酒味的热气吹在脖颈,白净的脸染上了与她同样的微红,温顾轻轻唤着她的名字,然后那人像是没听见似地把脸凑过来迅速在她唇上点了下。





“温顾,我醉了。”





这人眼眸里是比明月还清明的冷静,唇角向上扬起,半带撒娇地依偎在她家仙女姐姐身上。





温顾扶着她靠在自己肩上的脑袋,控制着自己情绪,漆黑深邃的眼里倒映出自己从小照看到大的小姑娘。





她捧住她的脸,也学着顾文刚才的样子蜻蜓点水般亲了一下她。





“顾文,我也醉了。”





两个看上去都像是微醺一样的人,彼此互看一看又扭头不望,心照不宣地笑了下。





后来,她们成了彼此唯一的“友人”。





温顾靠在顾文身上,听着淅沥沥的雨声,闭上眼似是浅眠,像等身边那只流氓过来偷个腥,可谁知顾文毫无举动,只是将自己身上的大氅全部盖在了她身上。





壶里的茶还在煮着,柴火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不知过来多久才听到水沸腾时的咕噜咕噜声。





天地间似乎只剩下她们两个,彼此依偎在这被废弃的廊亭里。





若是能如此长久相伴、岁月静好,那必是脱离了现实,于她睡梦中才可得的长相守。





守约未至,她提前陪完了她人生中最美好最懵懂无知的年华。





大年三十,街上萧寂,与家人围在摆满团圆饭的桌旁互相谈论着那些细碎的杂事。





没有光明的黑夜被烟火所点缀,爆竹声此起彼伏,百家共欢乐。





温顾坐在窗边,银白色的烟花在黑幕中绽放,在刹那间释放了生命中的美好,然后悄无声息地如流星般逝去。





“当心吹多了凉风。”





温柔的叮咛从身后响起,还带着体温的大衣披在了她身上。





她没有转头,两行清泪从眼眶里滴落。





“文文,最后一次烟火了。”





我陪不了你了。





身后的人一怔,随即将她搂入怀中,低声呜咽着。





“我们一起好不好,你要是没了,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冰冷苦涩的唇吞噬了她的话语,唇齿间似还残留着那年的茶香。





……





顾文看着手术台上的温顾,喉咙里哽咽着,她握住了她冰凉的手,想说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只剩下前夜残留下的泪啪嗒啪嗒地往下掉。





“贴,近点。”





她听着她微若蚊吟的话,俯下身,将耳贴在她嘴边。





“我把生命……停留在了……你最好的岁月……真好……”





生命若烟火短暂若昙花,幸与你共度的年华,似一场酒醉梦醒即梦碎……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于君君不知,彼此忠诚倾诉了相思……





随笔

(1)

沧萝129级,修为六千六。

云萝89级,修为六千五。

“……你比我厉害多了。”

“傻子别瞎想,你升修比我快多了,总能赶上的。”

  可我怕,保护不了你。

(2)

  茶馆遇开红,云萝逃的快,轻工三段直往薛家庄飞去。

  沧萝收到信后,默默记下那个开红家伙,乘马车到客栈掏出两千银子给那家伙加了个红榜。

  顺便拉上一群闲得无聊没事干的家伙到贴吧上写关于某个家伙的小黄书,从薛宝宝到扫地僧一个也不放过。

  红榜遗迹接着写,半夜酒馆继续写。

  一个星期后,这位可怜的同志就与楚留香里大部分惹人厌的npc共度春宵了。

  成功出人头地,被一群人私聊得烦死了。

  深藏功与名的沧萝冷漠一笑,回去继续给她家小云萝做药。

  #永远不要小看一个生活玩家#

  #人家有银子,也有肝#

(3)

  官方搞活动,云萝一大早就来向沧萝要减肥茶。

  然而对方给她扔了份水晶虾饺。

  云萝:……

  云萝:QWQ你欺负我

  沧萝:减肥干嘛?我家小奶妈那么瘦小,本来就没多少肉的,再减岂不只剩下骨头了?

  脸上肉太少了,得好好养养,不然手感就差了。

  云萝:断奶警告。

  沧萝:断吧,我轻功单体治疗也够用。

  云萝:……

  好想抡灯打人。

  可是打不过,她是只纯奶。

  委屈jpg

(4)

  万圣阁少主方思明乃天下第一美人,骚气的样子连那点香阁里的花魁蔡居诚都比不上。

  沧萝喜欢这种美人,天天过去献殷勤。

  云萝(委屈jpg):他好还是我好?

  沧萝(默默按下扣宝石的手,无比真诚地注视着自家小奶妈):方思明怎能与你相提并论。

  几个星期后……

  云萝(星星眼):岚子岚子,我跟你说,那个慕启明好好看啊,黑发白衣看着特别纯净,简直是初恋的模样!

  沧萝:……

  呵,女人。

(5)

  楚留香里,十对cp九队基。

  不管是那个干净得让人心动的慕启明,还是风流倜傥被玩家喊渣男的楚留香,亦或是那位身世悲苦心狠手辣的原随云……

  云萝(哭唧唧):岚子岚子,那个慕启明老早有cp了,是落日马场的少当家,喊什么齐天河……嘤嘤嘤,开头介绍就说什么“天河挂启明”的,我早该晓得这个基情满满的世界里怎么还会有不gay的npc

沧萝揉揉云萝的脑袋,高深莫测道:“其实是有一个……”

  人好看,撩少侠技术满点,干架就是掐脖子的……貌美如花万圣阁少主方思明……

  云萝抬头,幽蓝色的眸子里满是怀疑。

  几日后……

  云萝(兴高采烈手舞足蹈):唉唉唉我跟你说,思明美人给我回信了!

  沧萝:……

  有种媳妇被旧情人抢了的视感……

  她不知道,云萝给方思明的信里问的都是她。

  只是那封回信里只会答,他等在江南的某一处。

  毕竟这不是他们的世界。

  若是哪日身边这人也走了,这大型单机游戏里她也只能靠npc解解闷了。

  故意傻点,像个萌新些,这样若是她想走了也必定会牵挂放心不下。

  她不想再经历一次孤身一人的感觉了。


(二)

  我师傅打算a了。

  他说等这次活动结束以后他就了。

  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每次上线的时候,他差不多都在。

  每次我说去打本,他也从不拒绝。

  他技术很好,七千多的修为单挑麻衣双子和圣女,而我一个四千多华山只能站在圈外喊666。

  他跟我说卡级不好,说低修没关系以后他和师祖带我……

  可我不甘心,所以就请他等等我……

  后来……等不到了……

  他说很抱歉,曾经说会带我的……

  他说他这次走了,以后怕是很难回来了……

  ……

  我等他。

  等他哪日再度归来时,看见自家徒弟已经超越他了,看见我可以护着他了……

  总会回来的吧……


(一)

  近来收了个徒弟,同职的云梦奶娘,当时正用轻功在金陵城里瞎转悠,突然收到那么一条拜师请求,差点没断腿,所幸当时并没被惊着手残去点了答应。

  关于收徒……其实是有点抗拒的,原因在于还玩第一个号沧海时收的两只,在与我和他们师祖打了场本后都消失不见了……一只是皮皮的华仔,一只是更皮的暗仔,一夜间再未归来……

  我是很关爱徒弟的,但徒弟能有很多个,师傅只有一个。所以我还是会更偏爱师傅一点,出了两次事故后,也怕师傅发觉什么,就没再收徒了。(好在师傅也不常玩)

  后来大号玩腻了,再加上因为当时是第一次玩楚留香,所以低修。感觉有点麻烦,就索性去开了个云萝号继续玩。(然后就沉溺奶人揍人无法自拔)

师傅是个喜爱奶妈的,我也是个喜爱奶妈的,再来个徒弟也是奶妈……

  这次的小家伙是个云梦奶娘,而且是只纯正萌新,出于对小萌新的关爱,思索片刻后决定先问下。

  然后得知了这人是因为拜师界面那儿只有我一个……(我什么时候挂出去的招聘我自己都忘了……)(这孩子还不会看世界)

  反正总归一句话,别a就行。

  因为学生党,所以我属于能玩尽量玩的那种,短期可能不会上线之类的全部告诉了她,对方表示理解。

  于是顺理成章地去做了师徒任务。

  当天貌似徒缘特别好,还没一会儿,一只沧萝也冒出来了,直接一个拜师申请,我默默拒绝了。

  两只实在带不动,而且那只沧萝94级,我还在89卡级。

  对于一只刚入门的小云梦该怎么办呢?

  答:各种宠溺关怀,无微不至,让她明白这里就是她的家,永远别想生出a的心。

  好在当时攒了段时间,pve极品装备都弄齐了,剩下一堆活跃度拿来的银票开始进行挥霍。

  把银票用完后,整个人都舒畅了。

  然后徒弟回了一串害羞表情,怎么看都超可爱啊。

 

 


楼下打麻将太吵。

老娘隔壁房间用体重蹦跶以示抗议。

因为隔音不好,写作业的时候被烦死了。

然后我让她别吵。

声音挺大的。

楼下楼上也听到了。

楼下不吵了。

她却来说我这样不好。

啧,该死的礼貌。

我觉得我这样挺好的,直白点说出来直接达到目的。

成年人顾忌面子礼貌,我还是个孩子,我很单纯所以很直白地说出来。

让他们意识一下这幢楼不止他们。

虽然治标不治本,但至少能让耳根子清净点。

大不了就一句话全推我身上,“自家孩子不懂事”。

烦躁。


无论是正反双方都各执一词。

最后,一方极端各种惹黑ky,一方极端各种侮辱谩骂作品人物及作者

有什么区别吗?

归根结底,都是闲得无聊没事干。

总结一下,就是想引起人关注。

小孩子一样的做法呢,却不知限于小孩子。

是因为社会言论而变得浮躁了吗?

随波逐流着,反正也不用负担什么,只是言语而已。

人类的某些劣根似乎暴露了呢。

真是可怕呢。


那些年捏过的脸
捏脸技术越发成熟
我可能是个专为了看自己捏的脸而玩楚留香的

在新区捏了个和尚。
好吧我有点后悔了,应该捏个道长的(有头发好看)

建了个群,讨论分享音乐的。

想来的来,新群,人少。

群号797912358


集齐三主控。